Your Shopping Cart is empty.
{{ (item.variation.media ? item.variation.media.alt_translations : item.product.cover_media.alt_translations) | translateModel }} {{ (item.variation.media
                    ? item.variation.media.alt_translations
                    : item.product.cover_media.alt_translations) | translateModel
                }}
{{ 'product.bundled_products.label' | translate }}
{{ 'product.bundle_group_products.label' | translate }}
{{ 'product.buyandget.label' | translate }}
{{ 'product.gift.label' | translate }}
{{ 'product.addon_products.label' | translate }}
{{item.product.title_translations|translateModel}}
{{ field.name_translations | translateModel }}
  • {{ childProduct.title_translations | translateModel }}

    {{ getChildVariationShorthand(childProduct.child_variation) }}

  • {{ getSelectedItemDetail(selectedChildProduct, item).childProductName }} x {{ selectedChildProduct.quantity || 1 }}

    {{ getSelectedItemDetail(selectedChildProduct, item).childVariationName }}

{{item.variation.name}}
{{item.quantity}}x NT$0 {{ item.unit_point }} Point
{{addonItem.product.cover_media.alt_translations | translateModel}}
{{ 'product.addon_products.label' | translate }}
{{addonItem.product.title_translations|translateModel}}
{{addonItem.quantity}}x {{ mainConfig.merchantData.base_currency.alternate_symbol + "0" }}

關於打扮,自己開心就好

2022-08-02
「你今天打扮這麼漂亮是要去約會嗎?」 — 對呀!我要和我自己約會~我365天24小時都跟這傢伙在一起。   「不用打扮啦!要給誰看?」 — 噢!我照鏡子的時候自己會看。連經過的商店玻璃反射都會看。   「你不熱嗎?你不冷嗎?你不麻煩嗎???」 — 真的不會,程度上就像喝水吃飯。   過去常常會遇到身邊長輩有上面那些疑問,而我都會默默在內心破解,對於那些問題的答案永遠都是為了自己。我對於有好好搭配衣服顏色、好好編髮、好好配戴飾品出門的自己感到很自豪,甚至會以一種萬丈光芒的心情出門,幫自己增添了很多自信和正能量。 而因為要做飾品的關係,指甲的部分雖無法請人做成美美泡泡,但休假時偶爾依照當天心情擦上單色指甲油時,仍然會有一股興奮之情,好像經過我雙手的事物都瞬間變得美麗。   而除了疑問,身邊也會出現另一種聲音: 「我工作的地方沒辦法戴飾品」、「我早上起不來梳妝打扮」、「你好厲害我真的做不到」…等等。   哎呀~那有什麼關係~~~我覺得只要心情是怡然自得的,做什麼或不做什麼都沒有問題!   上班的地方有相關的服裝規定或者工作性質所致而無法打扮得太華麗,那就尊重公司規定,在可容許的情況範圍挑戰自己的搭配能力也很有趣。我記得在日本實習時,每天都只能穿黑衣黑褲而且絕對不能上任何一點妝。當時連黑衣黑褲我都會思考要怎麼穿得有型,因為不能化妝,眉毛就得好好修整,頭髮也會盡可能綁得可愛一點,總之仍然會在限制條件裡玩玩這些小遊戲,於是這些規定就變得不那麼壓迫,甚至走在路上自己也仍然很有自信。 早上起不來,那就睡飽一點,表示你的身體認為睡眠非常非常重要。如果這樣睡會讓自己心情好,那就應該要睡得飽飽!但如果有任何一絲覺得虧欠自己,那或許可以調整一下自己的作息,早半小時上床,早半小時起床,畫上一點簡單的妝,心情或許會感到不太一樣。 而如果真的羨慕任何人可以穿戴自認為無法駕馭的服飾、認為自己手殘不會編髮、認為自己手指很醜指甲漂亮也沒用… 不!你可以!!你真的可以!!! 打扮自己這件事有點像壁癌(?),從一個小地方開始著手,慢慢的會因為要搭配上那個小地方,而驅動身體的其他部分跟進,然後就像壁癌那樣擴散擴散,直至全身都妝點完整。比如一只Sayami的美麗耳環,戴上後不知怎麼的就會想要配一張氣色好的臉,順便要把毛躁的頭髮修護一下,甚至會把自己珍藏的衣服搬出來穿,鞋子當然不能髒髒扁扁,有餘力的時候指甲也能順便辦妥,就這樣自然而然地浸染全身細胞。也許不是一蹴可幾,但慢慢的就會從中了解到自己擅長的部分,以及什麼才是最適合自己。   總而言之,要不要打扮、什麼時候打扮以及要如何打扮,這一切的一切出發點都應該是為了自己。 自己開心了,呈現在自己眼前的世界就會開開心心。   以上,如果有任何心得感想,或是有哪些事情想聽聽Sayami分享意見,歡迎聯絡:)   追蹤Sayami:Instagram | Facebook    

SayamiCHIBI

2022-07-19
今天想和大家分享關於「CHIBI」這個全新的支線。   近幾年,我們受到COVID-19的影響,開始了半遮臉的日常生活。腮紅、唇膏的用量減少,對於耳環等配件的需求也驟減了。Sayami不斷地思索,是否能在不與品牌理念衝突的情況下,盡可能因應時節的變化。因此,我們決定除了原本的主線與季節系列,再行開發新的支線。   在研發初期,思索過各種材質與表現可能,實驗不下百次,糾結著要以什麼做為主要,才不失品牌的特色與宗旨。甚至在第一批樣品完成,與攝影師敲定了商品拍攝日程後,又因為過不了自己心裡的一道坎而全部廢棄重來,差點被自己的完美主義打敗。然而就在決定順應自己的內心之後,靈感便突然湧現。若說主線是將纖維幻化成花,精彩綻放,並隨著時間歷經豐富的變化,那麼支線便是將纖維的一瞬停留,凍結於永恆的剎那。這樣的內斂隱晦,是否也別具浪漫?   於是,支線就這樣誕生了。   “CHIBI"是取自日文ちび,意旨小巧、小不點的意思。創作支線的初衷是要符合日常需求,因此在造型上必須相對精簡,以此方針設計出一系列嬌小可愛,搭配也十分簡易上手的款式。除了耳環之外,更有戒指與項鍊等多項不與口罩爭豔的選擇。相信能讓更多人體驗到Sayami作品的美好。   而除了產品本身,包裝也特別重新訂製,與主線的紙盒不同,CHIBI系列的袖珍紙盒,相信收到時會發出充滿母愛的尖叫。 邀請您一同體驗不同方式的纖維表現。   –   以上,如果有任何心得感想,或是有哪些事情想聽聽Sayami分享意見,歡迎聯絡:)   欣賞CHIBI形象   逛逛CHIBI商品   追蹤Sayami:Instagram | Facebook

退換貨大哉問

2022-07-05
隨著出貨量開始變多之後,偶而也會遇上客人想要退換貨的問題。   記得第一次處理的時候,內心經歷了許多糾結。 比如說非品牌失誤,而因客戶個人因素欲採取退換的情況,究竟該如何創造雙贏局面等。 於法來說,幾乎都是對消費者較為有利的條例,那麼品牌方就沒有任何可以自保的權利嗎?但若想要捍衛品牌意識,也可能招來客人的不諒解,甚至惡意中傷等等,因此品牌方通常都只得柔軟應對。 在那一來一往的應對過程中,消耗了非常非常多的時間與精力,腦細胞甚至為了單一個案而大量犧牲,因而注意到那些較大型的企業與品牌,為了節省這些成本,幾乎都採取十分寬鬆的退換貨政策。企業方無須過度在意,只要給予客人想退換的等值產品,並將退回商品作為瑕疵銷毀,即能迅速解決這一切問題。與其花費時間與精力在處理客戶服務,不如把握機會創造更多顧客消費。   礙於Sayami的每一樣商品都是靠自己的雙手點點滴滴做起來,甚至會一邊想像將送往怎麼樣的客人身邊,客人戴上後是不是會閃閃發亮,因此那種被退回的感覺,好像送養出去的寵物再度被拋棄那般,心裡總是難以舒坦,更不用說直接當成瑕疵銷毀,怎麼捨得!然而事實是,飾品這樣的產品類屬貼身,因此退回的商品若是捨不得銷毀,仍然得重新整理,也是耗費許多成本,更增加了庫存。起初便是為了降低庫存浪費而採取接單生產的方式,但遇上退換相關的問題時仍難以避免。   量販店時常能見吃過喝過的食品被惡意退貨,甚至也有不少人會為了一次性場合,如朋友間的Dress Code、公司的尾牙活動等,至快時尚品牌選購衣服,穿戴享用後再行退貨。試想一下各個零售產業都採取如此寬鬆的退換與銷毀,該造成多大的環境負擔?然而若不給予消費者行使這樣的權利,又將對品牌形象造成多大的傷害?   所幸大部分的人都是十分良善,並且懂得彼此尊重。 或許我們都可以嘗試的是,在購物前,特別是網路購物,多花一分鐘仔細閱讀商品說明,確認好購買品項,甚至在想要進行購買試穿退貨的行為前,想一下偏遠地區被壓榨的勞工,想想北極熊,想想烏煙瘴氣的天空。   以上,如果有任何心得感想,或是有哪些事情想聽聽Sayami分享意見,歡迎聯絡:)   追蹤Sayami:Instagram | Facebook    

Sayami的奇幻留學旅程(下)

2022-06-22
在上篇和中篇分別介紹了入學前與入學後的重點記事,最後這篇將直接進入畢業製作的重頭戲。   Sayami很幸運的在下學期領到了留學生獎學金(因為還是有遲到紀錄,只領到一個學期),日本的獎學金制度不像台灣的印象,領到的獎學金是需要在畢業後歸還的,簡單來說其實與貸款無異。然而這筆針對留學生的鼓勵金則是無需歸還的,因此對於學業上的成本負擔又再減輕了許多。而說到下學期,最重要的個人課題就是角逐「學院長賞」了,領到的獎學金正好可以為了這項期末作業而砸下。   期末作業是自由主題,當下便決定是以布花飾品為中心的作品。在<選擇布料創作的契機>文中也提到,留學前就會用布料拼湊成花,當時也有零星販售。二年級後對於自己是否真有資格成為飾品設計師而感到迷惘時,拿了自己過去的販售商品給當時的導師評價,想不到班導讚不絕口,甚至認為我可以成就更高的價值時,便決定要將興趣當做志業,真正的品牌化。   因此我的畢業作品是抱著品牌首支形象的精神下去製作的。   我企劃了一個關於人類誕生與動物苦難形成正比的故事,共計4套造型。放學後留在學校車衣服、回家後製作布花配飾,假日繼續做,整個房間都被作品塞得滿滿,持續了幾週後才終於完成。造型完成後更透過朋友的幫助與攝影師一行人到奧多摩的深山拍攝。當天氣溫應該只有0度左右,地上還積雪,模特兒像要被凍斃。 這是Sayami第一次以設計師的身份與攝影師和模特兒合作,當時我們都是學生,各自朝著不同的專業努力著,真的非常感激他們的幫助,一起成就了作品。   為了更明顯表達我的故事,將拍攝好的照片一一編修排版就又花了好幾週,每天都抱著一台小小的筆電走來走去(人生的第一台筆電,頭好壯壯使用至今),一有時間就編輯,最後印刷成冊。關於排版印刷我完全是個門外漢,只能一邊摸索自學一邊製作,也許對於專業人士來說這樣的作品實在搬不上檯面,但我對於成果則是非常非常滿意。 編輯了簡報並撰寫日文講稿後,就到了公開展示作品的時候。初選是在各自的班級舉行,從班上60幾個人的作品中投票選出班級代表(印象中不只選一名,上了年紀很多事都記不清了),其中一名就是我,喔耶。被選為班級代表後勝負欲也熊熊燃起,只要再闖關成功就能得到學院長賞。天阿,我當時真是拼了。一方面自己的好勝心本來就比較強,二方面也是想向阿母證明我選擇整體造型是對的。 在幾經修正自己的發表內容後,迎來了到院長面前展示的那一天。記得那時候真的好緊張,說全身在發抖也不為過。很害怕自己的日文不夠好,其他教師和院長會聽不懂我想表達的,也很害怕還有其他優秀的同學,我不是獲得青睞的那一個。即使我真的很緊張,但因為練習了八千八百八十遍,腦袋空白也能倒背如流的狀態,在話語無意識從嘴巴滑出來的同時,似乎看到院長頻頻點頭。我甚至講到有些哽咽,那個哽咽除了故事內容好感人之外,更多的是自己把這兩年所學發揮到極致了,自己要畢業了,要回台灣展開新的生活了。   幾天後班導來通知,學院長獎是我的了。 那份激動,現在想起來還是感動。   這部作品名為「We ain’t no human beign」,故事內容分成四個章節,每一章節都有一種代表的動物。在第一章節展現了森林裡的初生小鹿,無拘無束地成長為雄壯公鹿。我讓模特兒穿上純白洋裝與罩衫,戴上花了好幾週製作的繁花領子,模擬在人類尚未出現前,自然界的光彩明亮與動物們的愜意逍遙。 第二章節講述隨著人類的出現,動物們逐漸無所適從。我以巨大的花朵頭飾模擬成犀牛角,並在純白花朵撒上一抹鮮紅,比喻人類為了一己之私,剝奪了各種動物器官所造成的傷痛。 在第三章,畫風突變,從純淨美好的白色轉為混沌的黑灰,美麗而巨大的花朵也萎縮成皺皺、小小的黑色。黑色禮服象徵著狐狸的毛皮與尾巴,動物們昔日的家園不再,只能四處逃竄。 而最後,動物們被割了器官、剝了毛皮,甚至終生被圈養,放棄了一切希望,在枯木上委靡。這樣的世界,真的是我們想要的嗎? 當時的我期待藉由這部作品與動物換位思考,若我們不再是人類,我們是否能更懂得體恤與感謝自然萬物? 回到台灣一年後,重新委託日本的設計師協助設計了現在的Logo,以全新姿態啟動品牌。即使換了商標,品牌仍然堅持承襲著這樣的理念與方式進行每一季的創作,渴望能在每一部作品裡,透過纖維向更多人傳遞。   最後當我站在當初震撼了自己的巨大T台上領獎時,燈光很亮,我很矮小,內心很驕傲自己做到了。很期待自己像歷屆獲得學院長賞的學長姐一樣有所成就,雖然現階段的我還尚未做到(甚至常常調侃自己是最不爭氣的獲獎畢業生),但有大家的陪伴與支持,堅持下去總會走到的。   最後謝謝看完這三篇的你們,也期待能給想到文化服裝學院留學的人參考:) 如果有任何心得感想,或是有哪些事情想聽聽Sayami分享意見,歡迎聯絡~   Sayami的奇幻留學旅程(上) Sayami的奇幻留學旅程(中)   追蹤Sayami:Instagram | Facebook    

Sayami的奇幻留學旅程(中)

2022-06-07
在回顧的過程中,想留下紀錄並與大家分享的內容太多,因此決定將這個主題分成上、中、下三篇。在< Sayami的奇幻留學旅程(上)>聊過了入學前的心路歷程,中篇要續聊入學後的點點滴滴。   託附設語言學校的福,入學前已經很熟悉校園結構,甚至也有機會先目睹了文化祭(校慶)的時裝秀。第一次看秀的時候在內心產生了非常大的衝擊,進場時便驚訝學校有這麼大的T台,而開演前的廣播結束,所有燈光一暗,當燈光再次亮起的時候簡直就進入了另一個世界。所有的雜念通通都不見,體內細胞毫無保留的接受煞氣的模特兒與他們的誇張服飾,搭配著撲朔的燈光、轟隆隆的音效,展演出一個又一個主題。   「這就是時尚的力量!」當時真的好感動,心臟怦怦跳不停。   正式入學後每天都非常努力(這輩子大概就屬這時期的自己最認真學習),尤其在日本非常重視出席率,每節課都準時點名,所以在台灣唸大學時的那套慣性遲到在這邊完全不能用,真的有人因為遲到太多,學期還沒結束就被退學了,對於時間的管理非常嚴格。   Sayami修讀的是二年制的時尚流通課程,一年級生都是安排相同的授課內容,製作裙子、褲子、襯衫和外套,除此之外也需要上素材、服裝史、時尚搭配、電腦和商業流通等課程,甚至也需要選修其他如刺繡、手染花、帽子製作等等項目。品牌的手染花技術就是在這時候打下基礎。到了二年級才會區分研修的專業,分為整體造型、零售企劃、門市設計、彩妝、模特兒等,十分詳細的專業劃分。   入學前的自己從來沒有受過藝術或設計的相關訓練,繪圖軟體也不會使用。一年級時為了製作整體造型作業,需要大量使用繪圖軟體,即使把週末全部耗在這項作業上也不覺得疲累。當時的造型作業流程大概是這樣的:造型分析與提案(使用雜誌剪貼或者繪圖軟體拼貼)、實際搭配造型並委託攝影師或者自行拍攝、拍攝完的照片編輯後製,最後作成報告並印刷成冊發表。而在資金有限的情況下,造型配件的部分又開啟了自己動手做的開關,後製修圖也靠著電腦課學到的基礎與其他自學拼拼湊湊。這一整套流程深深影響了往後的自己,直到現在,每一季的形象照也都還依循著那道軌跡。 在上篇有提到阿母對於出國念整體造型一事不太能苟同,因此在決定要赴日的時候,其實是以修讀零售企劃為誘餌進行了協商。然而在讀完一年後,對造型的熱情不減反增,尤其除了服裝之外,製作飾品與藝術拼貼帶來的樂趣實在無法放棄,第二年仍然不顧家人的意見,選擇了最初想讀的整體造型。 不過由於需要大量製作作品,金錢的消耗比想像中更快,透過友人的介紹在暑假期間到原宿的ラフォーレ打工。當時覺得非常不可思議,自己竟然可以在原宿的指標性百貨內上班!每次上班都超級興奮!甚至因為這份工作還有幸參加到Harajuku Kawaii遊行,是非常難得的體驗。ラフォーレ雖是屬於較小的商場,員工休息區也附有各式各樣的販賣機,在那裡會看到打扮得非常誇張前衛的店員(因為是ラフォーレ嘛~),每次工作都在刷新三觀,但我實在太害羞了,不敢與任何人交談。而據在西武百貨打工的朋友說,他那邊雖然沒有前衛店員,卻有食物種類豐富又便宜的員工食堂,完全不必煩惱上班吃什麼。總體來說日本的百貨似乎對於員工福利一點也不馬虎。 升上二年級後進入專修整體造型的各種課程,包含了攝影妝髮還有染色、店鋪陳列等,每堂課都覺得很新鮮。尤其店鋪陳列的課程對於Sayami回台工作後的助益很大,當時的我們都是利用手邊的現成素材,照著所學的基礎技術去實現櫥窗的概念,是一門可以激發很多創意的課程。   只是作業和實習的數量也比其他專業的同學多非常多,幾乎每週都有實習缺額。印象最深的兩次實習,分別是最開心的UNIQLO Life Wear發表會著裝助理,以及最切心的業界兒童雜誌造型師助理。UNIQLO Life Wear的發表會真的是讓人大開眼界,企劃概念與環境空間萬分美好不說,工作團隊對於我們這些實習生非常友善。照理來說著裝助理只能待在後台等待模特兒進出場更衣,以便維持高機動性,就像神隱少女裡的小黑煤炭那樣,一群人穿得黑黑的隱身在後台。然而那場秀的團隊卻開放我們在彩排時進場觀展,一同享受聚光燈和音響,也給予我們參觀展區的時間。當時做了無數場秀的著裝助理實習,只有UNIQLO提供了這麼可貴的體驗,他們鼓勵我們同步了解場內場外的大小事,對他們來說我們不僅僅是小黑煤炭,更有潛力成為他們的一份子。而且便當也超美味!簡直是豪華列車便當!附帶一提我負責的還是一個很帥的男模特兒,看他的裸體也是飽餐一頓。 而兒童雜誌造型師助理的實習是令我生氣又傷心的最後一次實習,也在心裡埋下不想留在日本工作的種子。關於這部分,礙於主題與文長,日後再找機會另外分享。 種種實習經驗的幫助,讓Sayami或多或少了解到品牌的運作與時裝週的進行,間接也影響了日後經營品牌的模式。   在文化待得越久,便越沈迷於製作飾品,甚至進入了文化祭時裝秀的飾品部門,做了很多奇形怪狀的配件,還參與了部門的團體服設計(但最後有沒有被採用我已經忘記了)。不過因為服裝、飾品都需要留下來和模特兒一起採排的關係,每天都在學校待到很晚,連每個模特兒的姿勢步伐都記住了,是相當累人的工作。   這邊值得一提的是,文化祭的秀是全權由學生負責,包含秀導、燈光、音效也都是學生操刀喔!所有項目都有自己的部門,由學長姐帶領學弟妹進行,老師是完全不會插手(頂多點名)。 (一年級時選了輕鬆又裝B的秀場帶位,只有校慶那幾天需要工作,來看秀的校外人士還會覺得穿著全身黑又戴耳麥的帶位者很酷,好像站在時尚的頂點呼風喚雨。曾經是校外人士的我很確定。) 有興趣的話可以至官方YouTube(文化服装学院公式チャンネル)看看歷屆影片,個人覺得那樣的完整度是全部由學生包辦真的非常厲害,畢竟大多數的學生都只有念兩年。   以上是入學後的一些重要記事,看得出我的文化愛吧? 下次就要正式進入充滿熱血與感動的畢業製作,沒有那份作品大概沒有今日的Sayami。 歡迎一起欣賞回憶!   Sayami的奇幻留學旅程(上) Sayami的奇幻留學旅程(下)   追蹤Sayami:Instagram | Facebook    

Sayami的奇幻留學旅程(上)

2022-05-24
常常會收到對Sayami的留學經歷感到好奇的訊息,而近期受到看不見盡頭的疫情影響,開始頻頻回憶起當年,尤其奧運後的東京改變很多,與留學時候大不相同,便決定將當時的體驗紀錄下來分享給大家。   會認識文化服裝學院應該是透過打版師母親,她有許多文化出版的書籍,也時常聽她提及。 在萌生了想當造型師的念頭之後,開始處心積慮想習得這方面的知識,偶然發現了文化服裝學院除了服裝之外還有整體造型科可以選擇,當下就非常興奮的決定大學畢業之後一定要去就讀。 一開始向阿母說這件事的時候她完全不當一回事,甚至是有些阻止的。一方面是家裡的經濟狀況不可能,二方面是她認為出國念整體造型,甚至無法獲取台灣認可的文憑不具有意義。 沒錯,文化服裝學院是屬於專門學校,概念上像台灣的二專。雖然內部也有大學與大學院(研究所),但偏偏我想念的整體造型科就只在專門學校,而大學畢業之後再去唸專門學校,學歷上是不進反退的。   —但我不管。   為了可以順利就讀,大學畢業典禮結束後的第三天便立刻開始工作,然後到日語補習班上密集課程,更跑去文化的在台辦事處索取入學簡章。當時要報考專門學校的日語門檻是N2,雖然辦事處的人非常推薦可以直接進入附設的語言學校就讀一年半,如此能免除N2證明,直接通關報考,但我沒有那樣的經濟餘裕,所以首要目標就是考到N2。多虧了愛看動漫與日劇,以及選到了適合自己的補習班,外加每週一次的語言交換,一年左右就考到N2,拿著證書與入學簡章,以及非常重要的青年留學貸款方案去找阿母商量。此時阿母才震驚她的女兒是真心想去,要阻止好像太過分而且似乎來不及。   申請了人生的第一筆貸款之後,家人也傾囊相助,讓我即刻出發,讀半年的附設語言學校,提前熟悉環境。不得不說留學貸款是促成一切的契機,雖然回國後每個月都在努力還款,但沒有這筆錢實在很難擁有這些經歷,也因此我認為自己得比別人更加努力。   進入語言學校之後,由於大部分的學生都是報名完整的一年半課程,只預計讀半年的Sayami便以插班生的身份編入程度相當的班級,類似於轉學生的概念,一開始交不到朋友,晚上都會想家偷哭。不過大約一兩個星期後就交到朋友,人生從此開朗了起來!在語言學校沒什麼壓力,上課以外的時間都在當觀光客,直到逼近專門學校的入學考試。入學考有分筆試和面試,筆試內容已經記憶模糊,面試則有為什麼想考文化?喜歡什麼品牌?介紹自己的穿衣風格等圍繞著服飾相關的話題。考前都會和語言學校的老師進行模擬,當時真的非常緊張,深怕沒考上就要收行李回台灣。   結果,殊不知非常好考,根據我們幾個留學生的觀察與統計,幾乎是只要有報名有交卷有參加面試都可以考上,只是有可能需要重考多繳錢(入學考試共有三次機會),但結論都會考上,完全不困難。 也因此有些人會感到不公平,好像努力學習日文並沒有得到應有的獎勵。事實不然,畢竟入學後的環境是一口氣進階到全日本人的班級,老師也不會因為不到十分之一佔比的留學生而放慢語速,就像打電動那樣,Boss永遠埋在最後,真正的磨練與真正的驚奇都從入學後開始。   以上是入學前的心路歷程, 下次將和大家分享進入文化服裝學院的生活點滴,同時也會公開當時的作品,歡迎一起欣賞回憶!   Sayami的奇幻留學旅程(中)   追蹤Sayami:Instagram | Facebook    

選擇布料創作的契機

2022-05-10
初認識Sayami的客人往往驚訝這一朵一朵的花卉竟然是以布料製成,更驚人的是所有款式無一例外。因此今天想來談談為什麼會以布料作為主素材創作,並從既為設計師也是使用者的身分來探討布花飾品的優缺點,提供大家參考。   Sayami使用布料創作應該接近十年的時間了,最初的創作動機是愛打扮自己,對標新立異有莫名的執著,卻對做衣服一竅不通,甚至可以說是毫無興趣,因此開始拆解親戚淘汰的服飾,重組成誇張的飾品配件,靠配件的搭配營造出穿了新衣服的樣子。 而後又因為想當整體造型師而不斷研究尋找,發現除了金屬與壓克力等材質之外,真的很難找到其它素材的飾品,覺得有些乏味之餘更產生了疑問:   「我們穿著用布料製成的衣服,有什麼道理不能戴著用布料做的飾品呢?」   因此便踏上了布作飾品一途。幸運的是我有一位服裝打版師母親,她可以提供許多關於布料特性與縫製技巧的建議(甚至可以幫我勞作),在一開始的入門相對是比較順利的。研究的過程中又意外接觸到關於布花製作的書籍,非常喜歡動植物的我立刻就被那些布作的花朵深深吸引,因此創作的主題就這樣鎖定在花卉裡了。   初期依然是以現成布料拼湊製作,直到去了日本唸書,才真正接觸到正統的手染布花技法。< 享受四季變化的布作飾品 >文章裡也曾提過,在日本感受到的四季分明,更堅定了自己選擇布料創作的信心,可以透過纖維傳達我的世界觀與季節的訊息。   然而市場上的稀有性不是沒有道理,在作為販售商品設計與製作的過程中,要考慮的問題遠超乎想像,所需的人力成本也非常高,直至今日仍有許多究竟是美觀優先或者好養護優先的矛盾未解。 為了保留花瓣的柔軟飄逸,相比金屬與壓克力等常見的飾品材質確實更為纖細,無法隨意收納在夾鏈塑膠袋,一個不小心就會成為乾扁押花造型。雖然過程十分緩慢,但不諱言隨著時間終有一天會同歷時的衣物一般,變得不那麼光彩鮮豔。   不過,讓我們想像成購買了一件高級訂製服飾,大概也不會隨意裝在塑膠袋,不能洗滌的造型服裝更是比比皆是,但那些難以保養的服飾總是相對地更為精緻更加美麗傑出。 布花飾品也是,能表現金屬難有的富饒色彩,比其他材質更加輕盈柔軟,大尺寸份量感也不會造成身體負擔,更能像穿衣服一樣依著季節展演材質的美感。同一套衣服搭配上不同顏色與尺寸長度的Sayami飾品,就能營造出截然不同的風格,像穿了新衣服的樣子。 身為長期愛用者的經驗,珍惜一件美麗的飾品其實沒有想像中的困難,使用完畢放回盒子裡,不要掐打虐待,不要長期在豔陽下曝曬,不要任意幫他洗澡,如此而已。即使不幸有個三長兩短,還能維修處理。 而布花也如同真花,會漸漸變得不那麼美豔立體。只是一般鮮花大約5-7天便會枯萎凋零,布花約3-5年才會開始感受到變化,模樣也會隨著個人養護習慣與居家環境的差異,產生截然不同的變化。是不是非常有趣可愛?就像養殖了一株花朵好朋友。   因此對於Sayami而言,穿著布製的衣服也想戴上布做的飾品,我在冬天穿著毛呢,耳朵上搭配絨布汲取暖意,夏日換個薄紗飾品依然能美麗。而對於環境保護有所考量的朋友,選擇天然纖維製成的飾品是不是也較無負擔呢?   –   以上,如果有任何心得感想,或是有哪些事情想聽聽Sayami分享意見,歡迎聯絡:)   追蹤Sayami:Instagram | Facebook    

別擔心,世界上沒有不能穿戴的顏色!

2022-04-26
Sayami飾品的最大特色就是像衣服一樣有許多顏色與材質可以選擇,每個顏色都很美,到底該怎麼選配? 今天幫大家整理幾個Sayami日常的配色方法給大家參考一下:   1.認識自己 在日本唸書的時候,有一門專業叫做「パーソナルカラー」,即是所謂的個人色彩。透過自身的眼球顏色、髮色、膚質等基因條件交叉比對出適合自己的色彩類組。由此可以初步得知自己適合暖色調還是冷色調?在該色調裡又是適合明亮色或是暗色系?比起鮮豔的彩色是否更適合帶灰的濁色?等等。關於個人色彩的檢測方法與說明,目前網路上有非常多的資料可以參考,簡單就能找出適合自己的色組。   2.從衣服決定飾品的顏色(或者先決定飾品再選衣服也是有的) 今天穿的衣服裡面有哪些顏色?從中挑出一個顏色作為今日飾品的顏色,或者大膽一點選擇他們的對比色。例如今天穿了白色襯衫搭配藍綠色格紋長裙,耳環可以選擇與裙子相近的藍色、綠色系,也可以選擇與之對比的橘紅色系。   3.從今天想要營造的自己選起 今天的我是要和朋友出門吃蛋糕的少女,那麼選擇顏色淡雅並具有光澤感的飾品。 今天的我是要去和廠商開會的新女性,那麼選擇沈穩色系與霧面質地。 今天的我要去逛街、派對、同樂會,亮度彩度提最高,整顆心都要繽紛起來。 今天的我要回外婆家…可能不會戴飾品,要多chill有多chill。   大致上就是這3點, 了解自己適合怎樣的色系非常重要,這除了可以解決許多問題,也能在面對變化上相對靈活。 但是!卻不見得此生只能穿著既定的顏色。   即使我們透過檢測了解到適合自己的色組,也會遇到適合自己的顏色卻未必是真正喜歡的顏色,硬是穿戴那些自己沒有真正喜愛的顏色,心情不夠愉悅之下,氣色也難以大好吧?甚至也會遇到不得不依照時間場合選擇衣著顏色的時候。而配飾的作用就在於這些加點星星加點糖的小巧思,截長補短,讓整體變得更美好。 因此Sayami在設計的時候會盡可能在當季系列裡平均分配冷暖色調,也盡可能連續2季不要出現同樣的明度與彩度,讓大家可以盡情地選擇搭配。   對Sayami來說,穿得暖調或冷調、繽紛或沈著,都只是換個氛圍換個心情而已,絕對沒有所謂的可以不可以。 想買一件新衣服,卻又擔心顏色不適合自己,那就靠適合自己顏色的飾品補強就好。 今天雖然想當新女性,卻好像少了些彩色,那就靠適合自己顏色的彩妝補足就好。   服裝、飾品、配件與妝髮的相輔相成就能解決許多不適合的問題,擇其所愛,自信開心最重要。 所以,勇敢選擇吧!不要擔心,世界上沒有不能穿戴的顏色!   –   以上,如果有任何心得感想,或是有哪些事情想聽聽Sayami分享意見,歡迎聯絡:)   追蹤Sayami:Instagram | Facebook    

Sayami在時裝週

2022-04-12
今天想跟大家聊聊Sayami是如何在時裝週的間隙遊走,而在這個電商平台如此方便的時代又是為什麼要參加時裝週?   事情是這樣的,在Sayami創立初期其實並不想要自體販售,因為整個品牌只有自己,既要設計又要製作,若還得兼顧銷售與客服實在很吃力。外加我本人有著強烈的野心,想在海外營業銷售,世界之大,處處值得一試。因此能夠滿足這些小願望的,就是去參加時裝週TRADESHOW了!   時裝週通常在每年的3月與9月左右展開(男裝、女裝與各國時程不同),品牌會以各種形式展示半年後才會於店櫃開賣的服飾(比如說在今年3月份的臺北時裝週,Sayami展示的是2022秋冬的系列)。媒體可以捕捉接下來的流行趨勢,各家百貨以及選品店也能規劃半年後自己的店鋪要引進哪些商品,最重要的是,品牌能有場合展演前瞻設計與理念,透過接訂各國買手的訂單,讓品牌商品在世界各地蔓開。   以獨立設計師的理想來說,就是將每一季作品端到各國買主眼前,向他們報告促銷,在收到訂單後,就能利用款項生產出貨、設計下一個季度的作品。如此可以降低提前生產的庫存風險,在資金的運用上也能更加靈活,甚至不用在面對產品以外的時間上架電商、經營自媒體、當客服小編或是努力成為網路紅人。很多設計師都很害羞,只想好好創作而已。   我起初也是這麼想的,嗯哼。   Sayami在成立公司後懷抱著滿胸腔的期待,醞釀了半年,第一個完整系列都還沒推出就遇上COVID-19。 於是第一個參加的TRADESHOW是在線上,日本舉辦。有趣的是,日方也是第一次籌辦線上展會,雙方抱著且戰且走的心情,迎接疫情下的第一個時裝週。   初出茅廬的品牌通常要持續參加個幾季,積累品牌印象與信賴關係才有機會拿到第一筆訂單,畢竟店鋪也有擔憂,下訂後商品拿不到怎麼辦?下一季這個品牌就消失了怎麼和客人交代? 特別是像日本這樣嚴謹的國家,他們會格外仔細地評估思量。再加上網路的隔閡,看不見實品、無法面對面交流的情況讓買賣更加困難。 我相信應該也是有例外,能夠在第一次出展就擄獲人心,只是Sayami不是那枚例外,貨真價實的時裝週小白。   隨後沒完沒了的疫情阻絕了出海的道路,卻也讓Sayami有更多的機會去思考、去嘗試,將重心從海外移回到台灣,開啟了電商平台,還下海直播示範,現在又開始寫起文章,解鎖了更多新技能喔耶! 但是我的海外夢並沒有就此熄滅,所以這兩年都在臺北時裝週繼續和各國買手連線。下面和大家分享我與臺北時裝週的緣分,以及這幾季的參展心得。   初次踏進臺北時裝週展區時,我的身份不是品牌設計師,而是日本買主的隨行翻譯。當時是還沒有COVID-19,海內外自由進出的時期。   在當了幾季的隨行翻譯後,自己也成為了參展品牌,可惜那些買主不再能自由出入,甚至有些店鋪也承受不了疫情打擊而不再有餘力了。因此有許多品牌也紛紛退出參加展會,認為臺北時裝週在國際上的影響力較弱,投資報酬率甚低。尤其飾品不是採購的主要需求,在服裝都辛苦萬分的情況下更是難上加難。   但我個人認為這也可以當作是蓄積能量的機會,透過每季的線上直播讓買主們留下印象,等待再度能自由跨海參展時,相信在茫茫品牌中他們可以記得Sayami,並且期待看見實品。 因此雖然有點辛苦,還是堅持每季都在,從一開始的慌慌張張,到現在稍微老神在在。   時裝週之於我像是一個貿易場合,每個品牌都在想辦法銷售自家設計給各個店鋪,因此能夠理解為什麼總是只針對業界人士,鮮少開放給非相關人士。 但臺北時裝週有個特別的地方是增設了許多讓大眾也能體驗的措施,例如找許多知名藝人與KOL站台、進行線上直播、設置POP UP STORE等等。而在主催的時裝秀上第一排座位也多是政府長官,時而伴隨藝人的主持與演唱,是與既定印象中的時裝秀較為不同的嶄新做法。   稍微感到可惜的是,在長官與藝人出席同時,若是台灣的選品店買主也能光臨就太好了!在國際參展相對麻煩的現在,本土品牌與在地選店若能相互支持,相信能搭起更好的產業鏈。   以上就是Sayami這幾季參展的心路歷程,期待很快能再與日本買主們見面。   –   如果有任何心得感想,或是有哪些事情想聽聽Sayami分享意見,歡迎聯絡:)   追蹤Sayami:Instagram | Facebook  

什麼是鈦金屬?我只認識925

2022-04-10
常常遇到部分客人十分在乎耳針材質是否為純銀,而目前常見的純銀多非100%銀,而是925銀。 925指的是含銀量92.5%,而其餘的7.5%則是銅等其他合金,因此我個人並不認為925銀即是「純銀」,這也是為什麼有許多人說自己戴了「純銀」還是會過敏。   市面上有許多商業標語不斷提倡925銀是唯一優秀抗敏的金屬材質,因而許多人常常疑問Sayami怎麼不使用925銀?   前述提到925銀對個人而言不算純銀,其最大的優點是好塑形,此外還帶有透白色彩,給人高級的印象。 但同時內含的銅成分也非常容易氧化,做成細細的針狀也容易受到外力影響而彎折變形,究竟是否為唯一優秀的材質其實因人而異。 以Sayami的商品特性而言,需要金屬的部分僅在於那穿耳的地方,形狀固定、能見度低,如此上述優點突然變得也沒那麼美好,因而在那個部件該考量的就是佩戴的舒適與安全度了。   目前Sayami使用的是鈦金與醫療鋼,這兩種金屬的外表黑黑灰灰,樸實無華,卻不易氧化變色;硬度高,不好塑形卻也不易變形。 最重要的是,兩種元素都是不易於體內溶解出金屬離子,對人體無害的醫療用金屬。兩者常常作為手術刀等侵入性醫療器具,尤其鈦金更常常被作為埋入體內的醫療器材,例如骨釘、人工關節等等。因此在使用安全上Sayami認為是勝過其他金屬材質的。   不過,自己的身體自己應當最了解,沒有一種素材能保證任何人絕對不會過敏。像我本人就是重度過敏兒,塵蟎、海鮮⋯林林總總的過敏原,傷口也時常腫脹難退,因此我判斷自己不適合穿耳洞,即便我從來沒有試過,也不想以身犯險。這影響了我設計的耳環通通都有夾式,而且佩戴上非常舒適。   如果害怕自己過敏,那就選擇夾式吧!在Sayami的世界裡擁有美好設計與佩戴安全, 沒有耳洞不會成為無法戴漂亮耳環的阻礙,過敏兒也同樣不會。   –   以上,如果有任何心得感想,或是有哪些事情想聽聽Sayami分享意見,歡迎聯絡:)   追蹤Sayami:Instagram | 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