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 Shopping Cart is empty.
{{ (item.variation.media ? item.variation.media.alt_translations : item.product.cover_media.alt_translations) | translateModel }} {{ (item.variation.media
                    ? item.variation.media.alt_translations
                    : item.product.cover_media.alt_translations) | translateModel
                }}
{{ 'product.bundled_products.label' | translate }}
{{ 'product.bundle_group_products.label' | translate }}
{{ 'product.buyandget.label' | translate }}
{{ 'product.gift.label' | translate }}
{{ 'product.addon_products.label' | translate }}
{{item.product.title_translations|translateModel}}
{{ field.name_translations | translateModel }}
  • {{ childProduct.title_translations | translateModel }}

    {{ getChildVariationShorthand(childProduct.child_variation) }}

  • {{ getSelectedItemDetail(selectedChildProduct, item).childProductName }} x {{ selectedChildProduct.quantity || 1 }}

    {{ getSelectedItemDetail(selectedChildProduct, item).childVariationName }}

{{item.variation.name}}
{{item.quantity}}x NT$0 {{ item.unit_point }} Point
{{addonItem.product.cover_media.alt_translations | translateModel}}
{{ 'product.addon_products.label' | translate }}
{{addonItem.product.title_translations|translateModel}}
{{addonItem.quantity}}x {{ mainConfig.merchantData.base_currency.alternate_symbol + "0" }}

什麼是鈦金屬?我只認識925

2022-04-10
常常遇到部分客人十分在乎耳針材質是否為純銀,而目前常見的純銀多非100%銀,而是925銀。 925指的是含銀量92.5%,而其餘的7.5%則是銅等其他合金,因此我個人並不認為925銀即是「純銀」,這也是為什麼有許多人說自己戴了「純銀」還是會過敏。   市面上有許多商業標語不斷提倡925銀是唯一優秀抗敏的金屬材質,因而許多人常常疑問Sayami怎麼不使用925銀?   前述提到925銀對個人而言不算純銀,其最大的優點是好塑形,此外還帶有透白色彩,給人高級的印象。 但同時內含的銅成分也非常容易氧化,做成細細的針狀也容易受到外力影響而彎折變形,究竟是否為唯一優秀的材質其實因人而異。 以Sayami的商品特性而言,需要金屬的部分僅在於那穿耳的地方,形狀固定、能見度低,如此上述優點突然變得也沒那麼美好,因而在那個部件該考量的就是佩戴的舒適與安全度了。   目前Sayami使用的是鈦金與醫療鋼,這兩種金屬的外表黑黑灰灰,樸實無華,卻不易氧化變色;硬度高,不好塑形卻也不易變形。 最重要的是,兩種元素都是不易於體內溶解出金屬離子,對人體無害的醫療用金屬。兩者常常作為手術刀等侵入性醫療器具,尤其鈦金更常常被作為埋入體內的醫療器材,例如骨釘、人工關節等等。因此在使用安全上Sayami認為是勝過其他金屬材質的。   不過,自己的身體自己應當最了解,沒有一種素材能保證任何人絕對不會過敏。像我本人就是重度過敏兒,塵蟎、海鮮⋯林林總總的過敏原,傷口也時常腫脹難退,因此我判斷自己不適合穿耳洞,即便我從來沒有試過,也不想以身犯險。這影響了我設計的耳環通通都有夾式,而且佩戴上非常舒適。   如果害怕自己過敏,那就選擇夾式吧!在Sayami的世界裡擁有美好設計與佩戴安全, 沒有耳洞不會成為無法戴漂亮耳環的阻礙,過敏兒也同樣不會。   –   以上,如果有任何心得感想,或是有哪些事情想聽聽Sayami分享意見,歡迎聯絡:)   追蹤Sayami:Instagram | Facebook  

享受四季變化的布作飾品

2022-04-09
同衣服一般,隨著季節變化顏色與材質,是我想打造的飾品狀態。   在日本念書的時候,感受到在台灣未有的分明四季。 從天空的顏色到植物,每季每季都有明顯的變化,好像每個季節都能找到代表的色系。 而大部分的商店更會依照那些色系換上陳列,讓人一眼就能感受到節氣與旬味。 他們對於季節的執著造就了一切美感。   雖然近年時尚產業在推行無季節服飾,然而我卻認為那樣分明的世界很美好,充滿了活力、想像和希望。   春夏,我可以使用通透涼爽的絹與紗,佐上櫻花和繡球花,西瓜和刨冰,湛藍的大海、嫩綠的山巒,還有煙花與慶典,新學年開始的顏色。 秋冬,我可以運用各式的絨與毛呢,打造銀杏與楓樹,栗子與南瓜,沈甸甸的海洋、白花花的山林,還有萬聖、耶誕和新年,那些家人、情人、朋友們的顏色。   是不是很棒!   一般飾品認知中未曾出現的材質與色彩,搭配著季節湧現。一樣飾品宛若一件衣裳,這是我最引以為傲的地方。 我期待能持續配合季節,對生活樂在其中,享受每一日每一季,同時期待著下一個季節變化的來到,大口呼吸繽紛的空氣。   –   以上,如果有任何心得感想,或是有哪些事情想聽聽Sayami分享意見,歡迎聯絡:)   追蹤Sayami:Instagram | Facebook    

永續時尚之模稜兩可

2022-04-08
前陣子在Twitter上看到某個日本人發表了一段文字:   「最近アパレル業界でエコとかサスティナブルを謳った中途半端なリユース、リサイクルが流行ってるけど、 デザインと品質が良くて末長く着られる服が1番エコでサスティナブルっいうことを分かってない会社が多過ぎる。」   大意是說最近在服飾業吹起一股環保永續的風潮,產生許多模稜兩可的再生服飾。然而許多公司並不了解製造一件品質良好,能夠長久著用的服飾才是真正的體現永續。   確實,在不知不覺間「永續」、「環保」一詞似乎變成了某種行銷關鍵字。舉凡使用再生纖維、舊衣改造,都能產生話題性。 我對於纖維的重組與再生過程中所產生的建置工廠的破壞、排放的廢水、二氧化碳等是否就不影響生態問題持保留態度。因此我很認同他說的不如製造一件耐穿的衣服,讓大家都能穿得長長久久。   不過現實或許不是品牌與企業不了解,而是大眾的價值觀與消費習慣無法改變。   比如說大家知道不要使用免洗餐具,卻持續每個月去做指甲、種睫毛,那些難道就不屬於一次性消費? 每個月做指甲和種睫毛的費用一年合計下來將可以買一至兩件設計與品質兼具,能穿超過十年、二十年的服飾,可是大家似乎不太願意。 傾向每個月花一千、兩千買個一件、兩件,一年買了十幾件,一年,甚至只要半年後就將之埋在衣櫃深處或是轉手或是丟掉。   為了應付這樣龐大的需求,毫無靈魂設計、品質差強人意的服飾產品就這樣不斷不斷的問世。 在這不間斷的生產與購買下製造出多少浪費?皆是你知我知卻閉口不談的事。 這時候如果加上環保詞彙,營造出是具有某種理想、重視社會議題的形象,便能誘使大眾安於良心的購買。 這樣的企業與品牌越來越多,難以分辨誰是真心誰是假意,而那些真正充滿理想願景,只想提供好東西的設計師卻只得越做越灰心。   –   以上,如果有任何心得感想,或是有哪些事情想聽聽Sayami分享意見,歡迎聯絡:)   追蹤Sayami:Instagram | Facebook    

2022春夏系列 "PADDED CELL"

2022-04-07
2022春夏系列想探討「精神疾病」那令人困惑、不安,但或許也讓人覺得可愛的複雜心情。   某天搭乘捷運時遇到一對父子,站在離我不遠處。在列車停靠了某一站後,突然湧入大堆人潮,兒子也在此時開始放聲大叫並不斷踱步,看似非常惶恐不安。而他略為年邁的父親雙手壓在他的肩膀,不發一語卻能感受到深沉的安慰。此時有些坐著的人站起來想讓出座位,然而父親斷然說明不用,他的兒子坐不住。 叫聲在車廂間來回僅有一站的時間,他們便匆匆下車了。   留在原班車的我不斷地想像,想像兒子與父親的心情、想著自己與旁人的心理。於是這個系列就漸漸描繪出了雛形。   對於我而言,聽到大叫的第一反應就是嚇到,幾秒鐘後更擅自定義那個兒子擁有某種程度的障礙,更開始感嘆起他父親的耐心與偉大。之間也有不少人是像摩西分海那樣散開,留給兒子的踱步更多空間,我想他們也和我一樣。   然而對於兒子而言,或許我們才是擁有障礙、令人驚嚇的一群,只是碰巧我們的數量比較龐大而已。(甚至龐大得嚇人,他們根本無所適從。) 想想他脆弱與不安時,能夠在大眾面前坦然地表現出來,他的心乾乾淨淨,沒有計算、沒有城府,那麼單純可愛。 而其他人則經常在大眾面前將真實情緒包裹起來,盡可能讓自己和多數人一樣,以避免被貼上任何標籤,避免自己成為孤單的一方。   因此在這系列的作品裡,運用了許多錯綜蜿蜒的線條、少數與多數的對比、抑制思想與藥物控制的概念,想與大家一同探討。 碰巧當我完成這個系列後的某天,與居住在台灣的日籍友人喝咖啡時,她提到在台灣的日常能見到許多精神病患,這是在日本不太會發生的。 因為日本人通常會感到自卑、丟臉、怕給人添麻煩,因此家人若有類似情況,通常在年幼的時候會盡可能關在家裡,成年後就送進相關機構。 反之台灣卻常常能看見擁有父母耐心陪同的孩子,或是能獨自外出甚至工作的成年患者。這樣的社會結構令她非常佩服。   我想無論被科學判定是疾病與否,彼此都能在彼此身上探索各自的缺口。 畢竟能保有自己、不討好大眾、不人云亦云,是在現代社會裡相對困難的事情。   –   以上,如果有任何心得感想,或是有哪些事情想聽聽Sayami分享意見,歡迎聯絡:)   欣賞2022春夏形象   逛逛2022春夏商品   追蹤Sayami:Instagram | Facebook  

服飾店員大不同—比較日本與台灣

2022-02-17
這陣子頻頻想起在日本留學時的事。除了清澈的天空與乾淨的街道,我想我還很喜歡他們看重所有職業的態度。   以服飾產業來說,內勤人員都必須先當過店員,短則一年兩年,長的可能八年十年。 他們認為你必須在一線從事銷售工作過,才能理解客人喜歡什麼、想要什麼。而後進到公司內部,無論行銷也好、採購也好,便能更精準掌握顧客心理與自己的工作內容。   為此,在我畢業的學校(文化服装学院)甚至有一個專門培養店員的科系(ショップスタイリストコース), 從對客敬禮的角度到店鋪利潤的計算等一應俱全,目的只為能培養高水準的銷售員。 另外打工地的百貨,在員工訓練時,除了基本的百貨規範,連鈔票的疊放方向都不放過。   在日本的服飾店員,是一門專業,一種驕傲。   反觀台灣提到店員,通常會被貼上無需學歷、誰都能做的標籤。 而服飾公司的內勤則多是沒有現場販售經驗,徒有學歷的空降部隊,因此與銷售人員意見不合、時有摩擦是屢見不鮮。   大家應該都看過幾乎每間店的櫃台都有放置的錢盤。 錢盤在日本是非常重要的工具,顧客結帳時需要把現金放在錢盤裡,店員接過錢盤後,不會急著把錢存入收銀,而是原封不動放在顧客看得到的收銀機上, 如有找零,則會一張一張與客人同步數鈔,並使用另一個錢盤傳遞給客人。 在客人確認收銀無誤前,錢盤內的錢是不會挪動的。如此可以確保許多的交易紛爭,把所有結帳風險先防範於未然。 但這招在台灣好像會以店員動作慢、我在趕時間等被嫌棄。因此錢盤變成了家家都有的裝飾品。   我認為這種風氣的養成是買賣雙方的責任。 因為消費者不追求高端的服務品質,只要折扣折扣折扣。 而銷售端的生存之道,即變成以模稜兩可的商品、配上不上不下的服務,瘋狂祭出折扣折扣折扣。 對於銷售員來說,何來專業?何來成就?何來辛勤的工作?如此便成就了屬於我們的銷售風氣。   我想若是我們能更看重每個職業,對於服務我們的人有更多的敬佩,或許也能得到像在日本的購物體驗。   –   以上,如果有任何心得感想,或是有哪些事情想聽聽Sayami分享意見,歡迎聯絡:)   追蹤Sayami:Instagram | Facebook    

Sayami的MBTI

2021-12-16
不知道大家有沒有做過MBTI測驗? 據說最近非常紅,我也是透過韓國的綜藝節目才知道有這樣的性格測驗,因此上網搜尋並且實際測試了一下。   得到的結果是「INFJ」—作家型人格。   據說這類人格只佔了人口的1%-3%。看完各種針對INFJ型人格的解釋後,除了感到高度準確之外,也恍然大悟了一些事實。 總體來說INFJ就是一個充滿矛盾的人格。 碰巧前陣子我突然與人聊起自己總是不知道如何跟在流行上,以為自己跟大家差不多,但在各個階段仍會顯示一些格格不入的氣氛。   最實際的例子莫過於「Sayami」這個牌子,有時候會感覺似乎只有我自己知道這是什麼樣定位的品牌。 雖是以花為主體,卻不以為花必須嬌弱柔媚,我甚至還覺得自己的創作哪有仙氣?根本很有個性; 雖是手工創作,卻不認為自己是現下所謂的「手作品牌」,必須參與市集、制定類似的價格帶、以既定的印象行銷曝光; 雖是飾品販售,卻幻想著如閱讀一篇散文、觀看一場電影或者聽一首歌般拍出整體造型、表達完整故事⋯還有太多太多或許只有自己看懂了的事。   一個大眾不甚熟悉的素材創作,一種大眾不太習慣的風格表達。 即便大家都覺得這東西好漂亮,卻不見得勇於把漂亮帶走。 好幾次在內心吶喊著為~什~麼~~?深怕自己在壽命竭盡後才被眾人周知,然而演完內心小劇場後又繼續做自己的事。   曾經也思考過以大家習以為常的方式作業,不過始終做不到位。 我想那是因為我兼具矛與盾,生在朦朧之地,那裡充滿著只有我看得見的美麗,即使我想也難以劃出清晰界線。 雖然成就這個品牌真的很辛苦,但我也真的很愉快!未來還是會繼續各種嘗試,如果能讓更多人看懂並且願意帶個作品走就太好了。 期待有一天大家會爭相來我的朦朧地,不是當觀展一般走馬看花,而是與我一起融合進這等美景。   –   以上,如果有任何心得感想,或是有哪些事情想聽聽Sayami分享意見,歡迎聯絡:)   追蹤Sayami:Instagram | Facebook  

費時費力的手作真有比較讚?—談談Sayami的品牌定位

2021-12-14
過去在Sayami與合作店鋪的首次直播中提到了關於品牌的定位,而自己也時常被詢問,產品的價值是否來自於都是手染手作? 誠如當時所言,我認為商品的主要價值並不在於是否為「手作」,畢竟手作的定義很模糊,即便是工廠大量生產,內部也包含了許多的人力手工,甚至操作機台本身也需要動用到雙手,有時候反而疑問什麼東西不是手作呢?   因此比起強調自己是手作飾品品牌,更希望能著重在具有故事性的染色效果與熱塑造型更希望能加深大家對於「藝術」、「時尚」的印象。 於是每一季,配合著想傳達的故事,在有限的資金與資源下拍攝形象照片和短片。   曾經也被建議既然是販售耳環,何不只拍耳朵附近的局部照就好?省時省力,淺顯易懂。 可是我拍攝形象,想傳達的是「整體的概念」,就好像時裝會走秀一樣,我把我當季想表達的內容,搭配整體造型,放入一組照片裡。 透過攝影師捕捉到的光影、模特兒的衣著妝髮、肢體表情等,提供系列的完整提案。 更是說一個故事給大家,讓大家更理解一季一季的設計概念,明白為什麼調製這些顏色與造型,了解自己即將購買的是什麼樣的作品。   我想產品的價值不應該只是手工與否,而是在於設計者賦予的美感、世界觀和背後欲傳遞的訊息。   還有一種情況是以製作的時間長短來評估產品的價值。 每當被問及做一個要花多少時間的時候,不免暗忖這個很重要嗎⋯? 也曾看過不少對其他品牌的訪談問及相關內容,大家似乎只會停留在做「一個」要多久時間?而不續問那做「十個」要多久時間? 通常答案的落差不會如大家想像得多,畢竟品牌們總得想出一套多產的方法才有利存活。何況之於我而言,花費的時間與產品優劣會有絕對的正比關係。 這就好比加班這件事,在沒日沒夜的加班前,我會先疑惑究竟是工作量真的有那麼多,還是純粹只是自己的動作太慢了、不懂得有效安排時間而已? 所以,耗費N個小時製作的產品是否絕對比幾分鐘內就能完成的優質,考量到專業技術的熟稔度、手腳的俐落、時間的掌控運用等,我想也不見得吧?   即使我的確花了不少的時間,也是以自己的雙手製作,但那些並不是塑造品牌定位與價值的利基, 希望大家能更關心每一款的設計與配色想表達什麼?戴上之後能帶給自己什麼?這些背後更深一點的,有意義的創造。 畢竟每一款的做法與工時不盡相同,但或快或慢都不會影響他們的核心價值。   我喜歡聽客人說戴上我的飾品後看見另一個自己、被周圍的人稱讚、開始自信了起來。 我很開心自己的設計能帶給人如此正能量,好像閱讀一本書、看一個展覽、一場服裝秀,那些非日常的體驗總會令人格外振作與舒坦。   而確實,享受藝術與時尚是需要經濟上的餘裕,不過我其實不排斥當個略為奢侈的品牌。 畢竟努力工作、存下錢來買上幾副能讓自己昂首闊步的耳環是一件很棒的事情,也是彼此努力生活的證明。   花了多少時間、是不是手工反而不是品牌認為的需要強調。 能夠真正的傳達內容,帶領大家進入非日常探索,從中獲得自信與力量,才是我想要定位的Sayami這個品牌。   " Wish you blossom as a flower; blooming your confidence under any circumstances. "   –   以上,如果有任何心得感想,或是有哪些事情想聽聽Sayami分享意見,歡迎聯絡:)   追蹤Sayami:Instagram | Facebook